2017年6月13日 周二

Analysis of grit interference mechanisms for the double scratching of monocrystalline silicon carbide by coupling the FEM and SPH
Nian Duan, Yiqing Yu, Wenshan Wang, Xipeng Xu⁎

这一篇文章的introduction的思路对于新论文还是有很大帮助的,但是必须要强调两点区别:

  1. 应力场的分析 而非  裂纹、脆性状态下的材料去除率分析
  2. 加工工艺是针对微结构加工的 而非  磨削

因此引言的开头,虽然也可以用类似的总起,但是其重点不是磨削,将陈述的中心转为研究材料的行为,或者是微结构加工。比如:

光学玻璃因其优越的光学特性被广泛应用在不同的光学系统中,但是光学玻璃的硬脆性本质给其表面加工带来了很大的困难。为了获得无缺陷的表面,了解光学玻璃在不同加工状况下的材料行为,是光学玻璃的磨削、切削和微结构加工的基础。为此,研究人员进行了大量的研究通过实验和模拟的方法试图揭示光学玻璃在刻划和印压实验过程中的材料去除机理。

其中,单点金刚石磨削实验或单磨粒刻划实验是研究硬脆性材料行为和力学性能的重要手段。如图为单点金刚石磨削实验的典型结果。。。。。。。。。。。。。。。

虽然,单点金刚石磨削实验可以用来研究像光学玻璃这样的硬脆性材料的材料特性和行为,但磨削过程并非单点金刚石刻划表面的结果的简单叠加。因此磨削过程的累加效应,也是解释磨削机理的重要组成部分,研究人员也在不同的尺度,对这种累加效应进行了研究。如、、、。但以上的研究主要集中在脆性裂纹相互作用对磨削过程材料去除率的影响上,实际上多个磨粒先后或同时作用于表面时,除了脆性裂纹的相互干涉外,还有其他更重要的相互影响的因素。在微纳尺度进行表面微结构加工时,不同于磨削加工,要获得无缺陷的微纳结构就必须另加工过程完全发生在塑性域阶段。如下图所示,如果要进行微结构的切削加工,切削的真实切削厚度必须要小于某个临界值才能获得无缺陷的结构。从更根据Rakine准则,必须让

接下来的部分需要参考一下应力场相关、刻划实验相关的研究,重点介绍我们的研究中心:应力场。这部分又需要进行很多的文献查阅,先对上文进行翻译。

Optical glass like BK7 has been widely used in defferent optical system due to its supreme optical charateristics. But the hard and brittle nature of optical glass has brought great difficulty in machining. Thus studying the behavior under different circumstances is the fundemental of grinding, cutting and machining microstructure on the optical glass.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